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企业动态

在医圣的星空下

2017/7/4 14:58:05      点击:



      著名的中医药史权威专家、《中国本草全书》巨著中任学术委员会主任的郑金生先生,著有《药林外史》一书。书中说,在中国早期的神话世界里,见不到“药王”的身影,“药王”最早见于佛经译本。《大藏经》里《妙法莲华经》中,提到了“药王菩萨”、“药王、药上菩萨”。佛经翻译的时代在东晋、六朝之间,因此也就在此之后,中国才出现了药王。
      据佛经记载,药王、药上是两兄弟,都是慈悲为怀的菩萨,其中药王菩萨成佛后,又号“净眼如来”、“药师琉璃光如来”。
      随着佛教在中国的传播,救人危难的药王也就广为人知,并产生了中国本土的药王。最早的药王出现在唐代,在此不多赘述。


      被明清以后尊为医圣的,为东汉张仲景。东汉,早东晋于200年(间);中国药王的出现在唐代,晚东汉约500年(间 )。也就是说,医圣张仲景,生活在1800多年前。因张仲景确切的生卒年代无可考证,晚年倾毕生心血所著《伤寒杂病论》,成书年代大约是200~210年,这部伟大的中医经典,距今存世已经1800多年。
      张仲景,不仅是中国的医圣,也是世界的医圣!据中医古籍出版社介绍,1993年国际著名的英国维尔康医史研究所评选的世界医学伟人29位,张仲景名列第3位,居中国医学史第一位。医圣,张仲景当之无愧。自古至今,就中国医学成就者,盖不出仲景之说。在中国医学四大名著中,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,为中医辨证论治体系的开端,而辩证论治体系正是中国中医学的特色,中华瑰宝。


      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合集为《伤寒杂病论》。《伤寒杂病论》是我国第一部论述外感疾病辨证论治的专著,在中国医学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历代医学家推崇备至。


      2007年,我在研读经典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杂病论》时,同时研读《药林外史》和医学博士、广西中医学院基础医学院刘力红教授的《思考中医》,时常想起几个字,一是“悬壶济世”,一是“片铁杀人”。
为什么会“片铁杀人”呢?这里主要讲庸医昏诊乱治。我这一说,大家都明白,在我们身边所闻所历所见,有多少庸医干下“杀人”误人坏良心的勾当啊!我的母亲就是死在乡村庸医之手,至今全家人仍痛悔不已。每每想起,恨不能扼时光以倒流,以血肉之躯换取母亲应有的有生之年。
      张仲景在《伤寒杂病论》原序中道:“卒然遭邪风之气,婴非常之疾,患及祸至,而方震栗;降志屈节,钦望巫祝,告穷归天,束手受败,赍百年之寿命,持至贵之重器,委付凡医,恣其所措,咄嗟呜呼!厥身已毙,神明消灭,变为异物,幽潜深泉,徒为涕泣。痛夫!”
      是啊,正如医圣所言,我的母亲也是偶遭热邪之气,因遇庸医,祸及生命,不足六十即命丧黄泉,至今已近30载。
      “厥身已毙,神明消灭,变为异物,幽潜深泉,徒为涕泣。”九泉之上下,女与母,虽有泣血之痛,又如何哉!
      医圣又道:“余宗族素多,向余二百,建安纪年以来,犹未十稔,其死亡者,三分有二,伤寒十居其七。感往昔之沦丧,伤横夭之莫救,乃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,撰用《素闻》《九卷》《阴阳大论》《胎胪药录》,并平脉辨证,为《伤寒杂病论》合十六卷。虽未能尽愈诸病,庶可以见病知源。
      医圣说,我的同宗同族的人口本来很多,从前有二百多人。从建安元年以来,不到十年,其中死亡的人,有三分之二,而死于伤寒的要占其中的十分之七。我为过去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丧失而感慨,为早死和枉死的人不能被疗救而悲伤,于是勤奋研求前人的遗训,广泛地搜集很多医方,选用《素闻》《九卷》《阴阳大论》《胎胪药录》等书,写成了《伤寒杂病论》共十六卷。即使不能全部治愈各种疾病,或许可以根据书中的原理,在看到病症时,就能知道发病的根源。
      失宗族、宗亲之众之痛,张仲景从而发奋,乃“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”,至晚年巨著方成。
      中华文明五千年,医圣泽被后人两千年。

      今天,当我站在南阳张仲景医院,站在长189米,高10米,全国最大最长的仲景紫铜浮雕墙前,品读医圣一生时;当我怀着朝圣之心,站在医圣山仰望圣像时,我看到医圣满含思索的深邃目光,心中涌满了感动,含着泪水的我,久久不愿离去。


      此时,天空蔚蓝,鸟鸣林丛,空气中飘散着千百种花草药香,古往的今来的,都化作一缕缕馨香,袅袅上升直达天庭。


      站在医圣博大的胸襟前,我双手合十,感知他从远古的风雨中走来,只见他淡定地坐在大树下田塍上,只见他委身蓬牖茅椽之下、绳床瓦灶之前,八百里伏牛山——不! 天下所有的名山大川,都是他老人家悬壶济世、疗救苍生的道场。他的大慈大爱大悲悯,同样化作缕缕清风在天地间流动,在大地上升腾。


      仲景文化广场对面,是依山而建的河南省宛西制药博士后科研工作站。回想我第一次见到宛西制药孙耀志厂长那一幕幕情景时,方才明白为什么他讲到医圣时,那遥望苍穹深情注视的目光,同样深邃悲悯,一直在我记忆的影像中挥之不去。


      1995年10月,我同时任《经济日报》驻河南记者站站长刘海法,来到当时的河南省宛西制药厂,孙耀志厂长接受了我们为期两天的采访,10月24日,刘海法在《经济日报》显要位置,发出了《伏牛山杀出一匹“黑马”》,文章一经发出,迅速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。
      记者刘海法看到,在刚刚开放不久的中国大地上,在潮起云涌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,改革开放为珠江三角洲等沿海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时,而在内地,由于计划经济的制约,思想的封闭,中原大地还没有被时代铁蹄的激荡之声唤醒,大多处在雷声大雨点稀的迷惘之中,不知道该干什么,和怎么干。来自北京的刘海法敏锐地发现,在恐龙故乡西峡县的宛西制药,已鹰击长空般融入到改革开放的洪流前沿,大刀阔斧地阔步向前。
      宛西制药厂,为1978年初建的县办小厂,当时以35万元起家,职工67人,几间破厂房,土法炮制生产出的大药丸被人讥讽为“驴粪蛋”。因为药丸大,患者难以吞咽,有的病人还要把大药丸揪下来,再团成小丸咽下,十分不便。其时,企业入不敷出,负债累累。到1985年,新任厂长孙耀志带领职工引进技术人才,开发浓缩六味地黄丸,几年时间,方源于仲景的浓缩六味地黄丸,已响遍大江南北。


      1995年11月11日,刘海法再次重拳出击,在《经济日报》头版头条发出《河南“宛药”攥紧“拳头”打天下》,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。当时《经济日报》的火热程度有目共睹,各省各地,想上头版头条,可谓机会难求。之后刘海法持续发力,先后对孙耀志董事长进行了长篇专访《承医圣精华 造仲景名药》等,对宛西制药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式的报道,刘海法的那些新闻力作,成为很多读者记忆中不可忘却的历史!
      如今的宛西制药,以医圣冠名,仲景工业、仲景农业、仲景商业、仲景食品、仲景医疗、仲景养生等大健康产业系列纷呈,仲景大健康理念深入人心。仅仲景大药房在全国就开有600多家,2020年将开到1000家。仲景品牌家喻户晓。在谈到名中医坐诊治病时,作为连续三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孙耀志董事长意味深长地说:“先有中医后有中药,没有好中医,就没有好中药。”


      在全国范围内,面临西医占据上风,中医复兴在即的今天,我们走进仲景宛西制药,看到的是灿烂的星空。中医药在仲景宛西制药,在中国,正以蓬勃之势,焕发出勃勃生机。